每逢夏天,下雨的時候家裡的燈光總會惹來一大群飛蟻。牠們自己的家園被雨水破壞後,就打算來我們這些不相關的人的面前來尋求溫暖,有誰會想給牠們啦。也不知牠們會不會明白這會造成別人的困擾,就算把窗戶都關了起來,牠們還是會趴在玻璃前窺視裡面的情況。

這時我媽媽總喜歡拿出一盆水放在燈光之下,打開窗戶讓牠們飛進來。只見牠們在燈光邊盤旋了一段時間,就被那盆水反射出來的光芒吸引,一頭栽進那盆水之中。一雙薄薄的翅膀被水沾濕不能再飛起來,身子不斷在蠕動,但無論怎樣掙扎,就是逃不出那盆水的範圍外。

這種事情還不斷重覆著,待飛蟻都走得七七八八後,媽媽就會把那盆水倒進廁所裡沖走。就像瀑布一樣,把牠們的愚蠢和怨恨,都送到別處去。

 

我正一個人坐著車回去很討厭的鄉下。

但這是我自己要求的,儘管是讓人討厭的鄉下,但還是有讓人不斷掛在心頭的地方。

 

我的鄉下在深山偏僻的地方,連汽車進去都有點困難,連所謂的慈善團體都懶得走進來幫忙,因此並沒有受惠最近國家的發展,倒是村裡自給自足,住在裡面的人都自得其樂,懶得管外面發生的事情。

我曾經在這個鄉下住了一年,但這並不是我希望的。那時我剛升上初中不久,但父母沒有時間照顧我,又不想被人發生什麼麻煩就被告疏忽照顧兒童,就把我丟到這深山來交給祖母照顧。不過也因為這件事,我才能認識他。

 

祖母倒在不是壞人,可是我就是不喜歡她,無論怎樣都不想跟她親近。讓人丟到這深山來一兩個星期後,她似是見我來到這陌生的地方悶悶不樂的,一天她催促我換好衣服就出門去。

「要去什麼地方?」

「去到就知道了。」祖母笑了笑,留下這種讓人討厭的說話。

 

跟在她後面繞了不少路,來到一家似乎是跟我們差不多貧窮的家裡。祖母敲了敲門,也沒等回應就開門進去。裡面的擺設都很簡單,不應有的都不會有。我緊緊跟在她後面,她進門後就走到另一個房間門前敲了敲門,也是一下子就把門打開,我看見一個男孩倒在床上,看樣子連小學都沒讀完。那男孩本來手提著筆在床上的桌子上不知寫著什麼,見婆婆進門來就停下手上的筆轉頭對她說。

「早安,婆婆。可是媽媽剛好出門去了……」

「不要緊,今天我是要來找你的。」祖母說著就催促我在床邊的椅子上坐下來,在我耳邊低聲說:「能不能幫我陪陪他。」

「咦?」我還沒反應過來,祖母就急忙說有事要做往外逃跑,剩下我一個人跟他一起留在這裡。

「姐姐你叫什麼名字?」

「咦?」沒想到他這麼快就跟我搭話了,我慌忙之間就直接回答了我的名字。

「不是還挺不錯的名字嗎?」他說著就在紙上把我的名字寫了下來,只見不同的字在那張紙上鋪得密密麻麻的,我感興趣的湊過去看了一眼,但還是看不懂他在寫什麼。

「想知道我在寫什麼嗎?」

那男孩把那張紙遞給我,我把紙接過去一看,只看到一堆零碎的詞語,有時候還有一些英文字母和音符。我完全不明白它們的意思,歪著頭想了想,那男孩卻笑了出來,跟我說。

「這是我正在寫的曲子啦。」

「曲子?」我更加疑惑的看著那張紙,還想著怎麼把那些東西組成一首曲子。只看他指一指放在遠處桌上的電子琴,我將電子琴拿到他面前。看他將雙手放在琴上,開始照著紙上的字彈起來。

他雖然有時候彈得斷斷續續的,但聽著感覺還是滿有意思。聽完他彈奏完後,就禁不住問起歌曲的內容來。直至傍晚的時候,我還不想走,似乎還造成他媽媽的困擾,最後祖母只好來把我扯回家。

 

接下來的每天,我都會過來看看他,跟他說話,直至傍晚才走。每天都是這樣,我們兩個好像就有說不盡的說話似的,一天不看到他心裡就有些不安,還真是有點奇怪。

一天,祖母走來讓我帶他出去走走,我爽快的答應了。

然而,當我換好衣服準備出門時,祖母卻跟我說了在我意料之外的說話:「他的身體非常不好,恐怕活不過一年的了。接下來也要好好的照顧他喔。」

 

我扶著他走在村子裡,心裡一直想著祖母說的那句說話。表現不像平日一樣無話不談,他好像也察覺有點異樣了,但什麼話也沒有說,只是一直逗我說話。但是,我還是完全不領情的沒有管他。

祖母這樣說的原因是要我不要跟他這麼親近吧。

「喂,喂,沒事吧?姐姐。」

「咦?對不起。」這次我不是不想回應他,但真的發呆忘了聽他說話。

「沒關係啦,只是……」他說:「我有個想去的地方。」

 

我跟著他的指示,扶著他穿過森林、過了一條淺溪,走了半小時有多,才到達他說的地方。

那是一個瀑布。

水流不斷從上方的岩石處飛濺出來,在我們眼前張開一道水簾。我瞧得目瞪口呆,怔怔的站在那裡。這時他捏了捏我的手,要我把他帶到瀑布的旁邊。

「這是我小時候在附近玩發現的。」

他說著就放開我的手,爬上岩石穿過水簾。我急忙跟了上去,只是一穿過水簾,就發現裡面別有洞天。

水簾後是一個寬敞得足夠容納幾十人的洞穴,他在附近走走看看,跟我說:「已經有兩年沒來過了,還真懷念呢。」

「嗯……那個……」我正想問他關於他病情的事情,沒想到被他打斷了。

「其實姐姐為什麼要到村裡來?」

我呆住了,沒有說話。我只是被父母丟到這裡來的事情不想讓他知道,說給他聽只會讓他擔心而已。雖然我並不介意這件事情,卻讓他感到好像觸到地雷的,接下來就只有沉默。結果在那以後,我們兩個一句話也沒有說,就各自回家了。

 

接著的一個月,我每次去探望他,他也故意不提上次的事情。繼續說著自己想的故事,跟我討論別的事情。

只是看他逐漸消瘦,卻強顏歡笑卻我說話,心裡總感到一絲悲傷。我實在不忍心看到這樣的他,在那以後甚至不去找他。

「那孩子不見了。」

一個星期以後,吃著晚飯的時候,祖母淡淡的這樣跟我說著。

「什麼?」我嚇得站了起來,把飯碗摔到地上。

「是昨晚的事情吧……喂!」

沒聽她說完,我就衝出家裡。

 

我知道他在哪裡。

走過森林和小溪、穿過了水簾,我來到了瀑布後的洞穴,看到他一個人靠在旁邊坐著喘著氣。

「聽著瀑布的聲音,靈感好像源源不絕。」他轉頭朝我笑了一笑,「我知道你會來的。」

看到他瘦成這個樣子,坐在那兒不斷喘氣。手腳都有擦傷,似乎是一個人走過來站不穩弄傷了,我的眼淚一下就流下來了,走上去抱著他。他輕輕撫著我的頭髮,輕聲在我耳邊說。

「別傷心啦,要是這樣早知道就不來這裡了。」

不知道聽他說了多少安慰的說話,我的眼淚才漸漸的止住了。接著竟然不爭氣的被他逗得笑了出來,跟他說著不同的事情。我就靠在牆上,在他旁邊陪他一整個晚上。

怕會讓祖母和他媽媽擔心,第二天早上,我就要帶他回到家裡去,但被他直接的拒絕了。

「我要永遠留在這裡。」

 

回到家裡,我騙祖母說沒有找到他。看到他媽媽慌張的不斷在村裡找著他,持續了一個多月終於放棄了。這段期間我倒是暪著她們,每天都到那裡跟他見面,跟他說上一整天的話,坐在那裡一整天,那段日子可以說是我過得最快樂的一段時間。

然而,這個時候,父母竟然要接我回去了。

完全沒有自主能力的我,就只有屈服。但我向他們兩人要求,每年讓我一個人回來鄉下一段時間,來到他所在的洞穴裡,跟他單獨在一起。離開鄉下回到城市裡的日子,我沒有一天不惦記著他。

今天又是我們再次見面的日子,我到了鄉下祖母的家裡,就往那瀑布,屬於我們兩人的瀑布走去。

 

穿過水簾,瀑布把我們和外面的世界隔開了。我張開眼睛搜尋著他的身影。

「啊,躲在這裡啊。」

我撥開覆蓋在他身上的沙子,捧起他的頭顱親了親他的臉頰,把他抱在懷裡,享受著今年見面的時間。


三四年前左右朋友出了100題給我練習

結果到最後寫了十多題就放棄了
原因又是因為懶:*:・( ̄∀ ̄)・:*:

一直以來總覺得很對不起那位朋友呢
辛苦的為了我設計那100題的題目
所以現在就不定時的慢慢補完她給我的題目嚕
隨我心情慢~慢~的~更~新~
至於目錄就不再加了
因為很~麻~煩~
(反正只是個人記錄用的部落格就讓我隨性一點唄(^ε^)♪)

P.S. 看回以前自己的繪圖小說練習真的想挖個洞掩臉跳進去耶
虧我還敢簽名在上面
還好這個部落格的主題是黑歷史囧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Neero 的頭像
Neero

Neero

Neer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