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個國家規定,每年國王生日的時候,只要是年滿16歲的國民,就必須送出一份禮物給國王作為貢品,否則就會判處死刑。到國王誕辰的翌日,國王本人會親自挑選一份他覺得最好的禮物,點名讚賞。而且作為獎勵,國王會讓送出那份禮物的國民成為貴族,讓他得到榮譽住在王城裡。那個國民的家族也會得到鉅額金錢作為獎賞。雖然成為貴族後,能上街的機會就變得很少,但因為賞賜實在太豐厚,每個國民都趨之若鶩,每逢國王生日的日子都會用心準備貢品,希望能得到國王的青睞,一躍成為貴族。

我跟別的人一樣,同樣會在這個日子好好準備一番。我是一個木匠的兒子,一直就想著自己的貢品能受國王讚嘆改善我們一家的生活。四年前開始,我就不斷把一塊塊木頭雕刻成工藝品,作為貢品送給國王。那些木雕爸爸看後也讚做得非常好,只是國王總是一眼也沒瞧就丟掉了。爸爸安慰我說這是材料,而不是我技術的問題,但我始終深深不忿。

今年跟過往的幾年都不同,我用在木工店打工儲了四年的零花錢,買了一大塊蛇紋木。如果是用這麼高級的木材也不能被選上的話,恐怕無論怎樣都沒辦法成為貴族吧。我這樣想著,用推車把那木頭載回家的時候,路上卻碰上意想不到的人。

「是尤金伯爵?」

一個年約三四十歲,穿著動物皮草的男人穿過這繁忙的街道,瞬間吸引了許多人的目光。平日貴族都只會住在王城裡,根本不會到街上來看看,因此有貴族在街上走過真是一件新鮮的事情。他目無表情,用冷酷的眼光看著身邊的事情,就逕自往王城的方向走去。

尤金他也是因貢品而成為貴族的,四年前他跟我一樣是作雕刻的。但就因為他用的材料比較名貴,國王就選了他的禮物讓他成為貴族。

「成為貴族後都不屑跟我們平民交談了啦。」我聽到街上有人說出抱怨的說話。我對尤金他並沒有什麼不滿,那次我的禮物真的不及他,他成為貴族也是應該的事情。而且我也想著,只要我能成為貴族,我一定不會再到這骯髒的街上來。

距離國王的生日還有好幾個月,我打算把那塊木頭造成一個木偶。在那段時間,我每天都在雕刻,終於在國王生日前把木偶造好了。

「這是木偶嗎?還真可愛呢。」爸爸把我的木偶拿起來看看,活動了一下它的關節,說:「還做得真細膩呢。」

「重點不是做得怎樣,而是國王喜歡。」

「國王他一定會喜歡的。」爸爸每次都說這句說話,我也聽膩了。

但這次的情況卻不一樣,我真的因為這個木偶而被選上了,成為了貴族。

在貢品被選上的那天,我就被邀請到王城裡與國王一起共進晚餐。

那是我一直想像不到的事情,我到那個時候還呆住在那。一張長長的桌子上,擺放了三、四十道菜,國王就坐在我的正對面,旁邊就是皇后和他們兩人的兒女。我深呼吸了一下,就開始從第一道菜吃起。那是讓人永生難忘的味道,跟一直以來在貧民窟吃的東西完全不同。

國王沒吃什麼東西,只喝了口水,就拿著我造的木偶與他的女兒玩了起來。

待我飽餐一頓以後,國王就開口說。

「我真的非常感謝你,木匠之子瑪希。」他說:「是你把這個木偶送給我,讓我女兒這麼歡樂的。」

「沒有,這是我應該做的事情。」

「嗯,可是還是有點不夠。」

「不夠?」我嚇了一跳,急忙問是什麼,但國王只擺擺手叫我別再說下去,他說:「明天我就要把你介紹給其他國民了,今晚就先好好的休息吧。」

 

我跟國王道別後,就往他說的房間走去。王城裡沒有什麼僕人,因此也沒有人能帶著我走過去。但一直走著就覺得奇怪,歷年來也有三、四十個平民晉身成為貴族了吧?為什麼連一個貴族的影子都沒有看見?

我想著這件事情,不想先過去自己的房間,就在附近閒逛一下。走著走著,卻找到一條往下的樓梯。

我想我也成為貴族了,亂走也可以說是迷路了被原諒,就走下樓梯看看。

那是一個地下室,很幸運的門沒有上鎖。

地下室裡並不大,排著兩排的衣服,掛著的衣服幾乎都把房間的通道塞著。

我把其中一件衣服拿到眼前看看,嚇了一跳。

「尤金?」

那是一個三、四十歲的男人,不同的是他沒有身體,在這裡的他,只有薄薄的一張皮。

我看過去,其他三、四十件衣服,全部都是一個人的樣子。

我咽了一口唾液,把衣服放回衣架上,正要退出地下室,門口卻被一個人擋著。

是國王。

我突然感到一陣暈眩,眼前一黑,接下來發生的事就不知道了。


 

也是三四年前還能接受的作品
要檢討的是……
太懶了!
描述什麼的要好好加上去不是常識嗎!ヽ(`Д´)ノ

接下來會慢慢把過去寫過的短篇小說貼上來
長篇也有兩篇想要重寫吧
按著自己的步伐一點一點懶懶的更新就好:*:・( ̄∀ ̄)・:*:
(畫圖的練習呢?)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Neero 的頭像
Neero

Neero

Neer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