鬍子老爹是小鎮裡最受歡迎的人,不僅是因為他和藹可親簡直能改作商標的樣子,更是因為他經營的麵包店能造出柔軟可口的麵包。這數十年來,他造出的麵包質量都沒有下降,為小鎮裡幾個世代的居民留下深刻的印象。每一個吃過的人都無法形容也無法模仿弄出那種可口的滋味,為了享受這種美味只得每天在鬍子老爹的店前排隊把這種獨特的麵包買回家。

 

沒人知道那種麵包是怎樣造出來的。曾經有孩子直接問過他怎樣才能弄出這麼美味的麵包,他微笑對著孩子說:「這是收集天上的雲加上一點魔法粉形成的美味喔。」在那以後就沒有聽過他說關於配方的事情,眾人也明白他不會把這個商業機密公開出來,也都沒有追問下去。鬍子老爹麵包價格設在平常人都買得起的水平,而且人又慈祥,小鎮裡根本沒有人想逼他公開麵包的配方讓他生意做不下去。

好吧,或許說小鎮裡根本沒有人有點不嚴謹,我就是一個要偷取他配方的人。可是並不是因為我不喜歡鬍子老爹,我家三代人都相當喜歡鬍子老爹和他的麵包。只是因為我沒用欠下了一屁股債,唯一能把債務一筆勾銷的方法就只有偷出他的秘方交給外地的公司。

深夜時分,我潛入了鬍子老爹的麵包店。他看起來和小鎮裡的居民都建立了一段互相信賴的關係,麵包店的大門並沒有鎖上,也沒有任何防盜設施,正好能讓我輕鬆的潛進來。

我正潛入這數十年來我每一天都有來買麵包的店面,所以就算是漆黑一片,我也知道所有桌子、木架擺放的位置。我小心翼翼放輕腳步要走進店更裡面的地方,只要走上樓梯走到鬍子老爹的房間,就能在他的房間裡找到藏著秘方的地方吧?

這時,店面旁邊的木門後突然響起有尖銳物劃過木頭的聲音。我大吃一驚,這個木門後一向都沒有東西在,為什麼今天會有這樣的響聲?

「雪莉。怎麼了?」

一把慈祥的老人聲在樓頂響起,我立即站起來隱身在木架後。當我藏身好後,頭頂的電燈亮起來,鬍子老爹已經被門後的生物吵醒了。

「真是見鬼了,怎麼會有這樣的事情。」我心裡暗暗咒罵,一直在木架後窺視鬍子老爹的動作。他蹲下來從木門的鑰匙孔看進去,但木門後的聲音還是沒有平靜。我從木架後瞧過去,鑰匙孔的位置只有一片漆黑什麼都沒有。

「雪莉,不能這樣。你這樣不乖喔。」

門後的雪莉聽後更是尖叫起來,那種尖叫聲不像狗或貓,而是其他的一些生物。鬍子老爹注意到店裡還有其他人,轉頭向我的方向看過來,我想要立即藏起來,可是已經遲了。

「誰啊。」

我知道暪不過他,只好從木架後走出來。比我矮一個頭的鬍子老爹站在我面前,臉上還是長著數十年不變的招牌白色鬍子,眼睛炯炯有神的盯著我看,感覺好像更年輕了。

「是約克街十一號的小杰克嗎?怎麼這個時候來到我的店裡了?」

「鬍子老爹對不起。你去通報警察把我抓走吧。」

「孩子你在說什麼啊。」鬍子老爹伸手碰了碰我的肩膀,「有什麼事就對我說吧,可以的話我來幫你。」

在我欠下債務後我的家人都沒有這麼溫柔的對待我,我眼淚就被鬍子老爹一碰後就決堤落下。我把過去幾年所遇到的事情都和盤托出,包括我被外地企業威逼,要我回來偷取鬍子老爹秘方的事情。

「這樣啊。」鬍子老爹看起來在思考一些事情,但手還是溫柔地撫摸著我的頭。木門後的尖叫聲還是不停息,鬍子老爹難得的生氣起來踢了一下木門。

「杰克。」鬍子老爹說:「你想知道我麵包的秘方的話,明天早上五時就去小鎮西邊的草原上等我吧。」

「可是我是受了外地企業的……」

「別再說這事了。」他溫柔地對我說:「你不想知道秘方嗎?只要知道秘方的話,多少錢都賺得回來了。」

 

我心裡想著鬍子老爹所說的話,跌跌撞撞的走出麵包店。為什麼鬍子老爹願意把秘方告訴我?像這樣被家人所遺棄的我。

我睡不著,在小鎮的街上坐了好久,在巡邏的警察以為我是喝醉酒的人,嫌麻煩沒有上前查問我。就這樣坐到快五時的時候,我才站起來向小鎮西邊走去。

在一望無際的草原上,一個黑色的人影在遠處似乎在準備什麼。我走過去,在那裡做準備工作的果然是鬍子老爹,而在他旁邊有綁著沙包的大籃子和一張相當大的帆布。

「熱氣球?」

「沒錯,是熱氣球喔。」

鬍子老爹開著了籃子上的火爐,帆布慢慢充滿熱氣而升起,籃子要是不被粗麻繩綁在地面的話早就飄走了。

「為什麼要熱氣球?不是要弄麵包嗎?」

「還記得我說過麵包的材料是什麼嗎?」鬍子老爹跳進了熱氣球裡,招手對我說:「上來吧。」

我有點懷疑的走上熱氣球,鬍子老爹就把麻繩解開,熱氣球就緩緩向上升去。很快的,熱氣球就來到了我這輩子沒來過的高度,我們身邊都被白茫茫而且柔軟的雲包圍著。

「麵包的秘方,我已經說過了。那就是天上的雲,再加上一點魔法粉。」

他伸手從雲裡抓出一團柔軟的東西,再從腰間的瓶子裡取出一點粉末灑上去。那團雲立即變成在麵包店的經常看到的那種香噴噴的麵包。

他把麵包交給我,「嚐嚐看吧。」

我咬了一口,立即想起這數十年來麵包的味道。這種味道絕對不會錯,就是我們日常所吃的麵包。想也想不到,這種麵包是真的用雲造出來的。

「可是那些魔法粉……」

「你吃完我再說吧。」

我就像餓了幾天的老虎一樣一下子把麵包吞下來,鬍子老爹看到我狼吞虎嚥的模樣就笑了笑,再從雲裡抓出一塊麵包交給我。

「一般這些麵包我都會帶回店裡再烘一次,讓客人吃到熱騰騰的麵包。至於魔法粉嘛……」

我只感覺眼前天旋地轉,身體輕飄飄的。衣服好像一直變長,都變得不合身了。這都是因為麵包帶來的魔法吧?

 

當我醒來的時候,我處身在一間昏暗的密室裡,唯一的光源旁邊木門的鑰匙孔透進來。我從鑰匙孔往外一看,是我所熟悉的景象。騙人的吧?那不是鬍子老爹的麵包店嗎?

「杰克。你醒來了嗎?」

那是鬍子老爹的聲音,我不假思索就回應他說:「鬍子老爹我在這裡。」

「你沒事就真的太好了,要是你死掉的話我真的不知怎麼辦。」鬍子老爹呵呵地笑了兩聲。

「鬍子老爹你在說什麼啊?別開玩笑把我放出來吧。」

「或許我下的藥重了一點吧,現在已經是深夜了。」鬍子老爹繼續用他溫柔的聲音說:「繼續今天早上的話題吧。你不是想知道魔法粉是怎樣弄出來的嗎?」

「怎麼還在說這個啊?你把我放出來我們再好好說吧。」我心裡開始有點焦急,提起音量對他說。

「魔法粉的材料啊,就是你的骨頭喔。」

「哈、哈哈,老爹你在開什麼玩笑啊。快把我放出來吧。」

「我不是在開玩笑。」他用比較低沉的聲音對我說,「嚴格來說是你們這類人的骨頭,只要磨成粉末讓人吃下的話就能讓人變得年輕,在同類之間的效果更為顯著。你沒看到你變成什麼樣子了嗎?」

我看了看自己的手腳,身體的大小好像縮小很多,變成了九歲、十歲時的樣子。

「你們可是很珍貴的喔。要是你們不在的話,像我沒你們這種體質的人怎可能活到現在。」

我從鑰匙孔看出去,鬍子老爹從腰間的瓶子取出一點粉末從鼻子吸進去,在那瞬間他好像變得年輕了一點。

「雖然很想但不能吸太多,要是被別人發現年輕太多就糟糕了。我可是永遠的鬍子老爹喔,呵呵呵。」

「你……」

這時我的心裡只有害怕,根本不知道能做什麼。

「啊,提醒你不要打算能逃出這裡,也不要弄出響聲引起他人注意,不然我就把你弄成跟她一樣喔。」

「她?」

我把視線轉回房間裡,房間的角落有一個雪白的背影。靠著鑰匙孔透進來僅有的光,勉強能看出她是跟我年紀差不多的小女孩。她裸著身體坐在房間角落抽泣,我仔細一看,她的手只剩下手臂,十根手指全都被砍掉,喉嚨處也有一處很深的傷口。

「之前因為她不聽話叫出聲來,我就把她的舌頭割掉。想不到她昨天還用手指劃木門叫出怪聲,那就只好砍掉她的手指和割斷她的聲帶嚕。」

「可惡!你!」我聲音顫抖起來,連我自己也不知道我是在害怕還是在憤怒。

「好好休息吧。」鬍子老爹再呵呵笑了兩聲,「有空就給我跟她多生幾個孩子吧,我非常需要你們這個種族的人喔。」

我的牙齒在打顫,上下敲得格格作響。我伸手抱著她的身體,「那時你是向我求救吧。對不起,是我的錯,我應該早點發現的……我那時應該立即逃出去找巡警……」

她發不出聲音,只能搖搖頭把臉靠在我的身體上。

「我會帶你出去的……相信我……」

 

每一天清晨鬍子老爹都把當天烘好的正常麵包和一碗清水交給我們,然後就把普通麵包和雲麵包上架。從鑰匙孔看出去,只見鬍子老爹一整天都在觀察購買雲麵包的人,似乎是在觀察他們對魔法粉有沒有比較強烈的反應而找出像我們這種體質的人。要是找到疑似有這種體質的人,他就會拿出另外一塊魔法粉灑得比較多的麵包送給他們吃作為測試。可是有我們這種體質的人真的太少了,每一次老爹的嘗試都只為他帶來失望。

我心裡默默記著被鬍子老爹監禁的日子,我被抓起來的那天正好是星期天。星期一、二、四、五、六他都是正常營業。只有星期三和星期天他會在清晨的時分出門,帶著一大袋雲麵包回來,似乎是用這段時間乘上熱氣球去補貨。我嘗試默唸著數字來計時,他每一次帶雲麵包回來都要用大概一個半至兩個小時,在此以外他幾乎都在店裡。就是說,星期三和星期天的清晨就是我們逃走的最好時機。

可是我們要怎樣才能逃走呢?房間裡只有四幅牆壁和雪莉而已,而且雪莉似乎因為太久沒走動,腳都幾乎不能再動了。我首要的目標是要讓雪莉重新走得動,每天都我抽一定的時間撐起雪莉的身體,帶著她慢慢開始走動。她看起來好像很痛苦,可是她知道我是為她好的,就只有咬著嘴唇忍了下來。

可是逃走方法還是一個大問題。我們身上沒有衣服,房間裡沒有任何物件,而封隔我們和外界的木門相當結實,憑我們的力氣不可能撞開。木門的門鎖是普通扣著門框的樣式,鬍子老爹沒有從外面反鎖這個房間,似乎是不想惹人注目。

所以我們能利用的除了自己的身體,還有每天送進來的麵包和水。

我吃剩其中一天送來的麵包,把它揉成一截尾指大的一團,一直藏在掌中。每一天都扶著雪莉練習走動,她漸漸地開始有自己走動的力氣了。就算沒我扶著她,她也能走上一小時左右。

我抱住雪莉,在她耳邊說:「兩天後就是星期三,清晨是我們逃走的最好時機。逃走的計劃是這樣,首先在鬍子老爹開門進來放食物和水時,我把麵包卡在門鎖讓它鎖不緊。如果被他發現的話,我就會緊緊抓住他,你就趁這個時候跑出去再也不要回來。要是不被發現成功的話,只要我們能逃出去,我們就逃回我的家裡,一向喜歡小孩的媽媽就算認不到我,也應該會收留我們一天。在那以後我們再看看要怎麼辦吧?」

雪莉又是一如既往的伸手反抱著我,把頭靠在我的肩上。

 

星期三的清晨,我故意睡在門邊的角落,讓雪莉睡在房間裡。鬍子老爹開門進來時,看到我們都熟睡著,就放心把食物和水拿進來,再看看我和雪莉的情況。我趁他注意力放在雪莉上時,把麵包卡在門鎖裡後,立即回復睡著的樣子。他見我們都像往常一樣,就放心走出房間用鑰匙鎖上。

我從鑰匙孔確認他離開後就伸手拍醒雪莉。我心裡祈禱著扭了扭門把,運氣一向都不好的我所祈求的事卻真的實現了,門把被我扭開了。

我走出去,現在天色還相當昏暗,趁這個時候逃走的話,能在鬍子老爹發現前藏起來。只要沒有其他人看到我們,就算他以自己的名氣動員其他人尋找我們也無補於事。現在的話,可以做得到。

我一輩子都沒怎麼做過好事,就算什麼時候死掉我也沒有怨言,可是只有雪莉,我必須讓她逃出去。

我轉頭向雪莉伸出手去,說:「走吧。」

這時我才能看清楚她的樣子,她一雙哀怨的黑眼珠,就跟我家妹妹小時候長得一模一樣。


 

這是過去朋友出題要我寫的三題故事練習
特別要求是必須是治癒系作品
治癒系作品嗎

我已經好努力寫了
前半部分還好好的
但後半不知為什麼就變成這樣了(掩臉)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Neero 的頭像
Neero

Neero

Neer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Miyu
  • 哈囉你好~~偶然看到你寫的故事,我覺得你寫的很好!!會讓人想繼續看下去!希望你現在還有在寫這樣的故事!
    其實我自己也有在寫一些三題故事,雖然還沒有什麼人氣,但是不嫌棄的話歡迎有空的時候來看看
    http://miyu0420.pixnet.net/blog
  • 啊啊啊啊啊!沒想到有人留言了!(驚)
    出社會以後沒什麼時間來經營部落格,距離上次登入已經過了年半。∑(゚Д゚)
    我也看了你幾篇故事,文筆其實挺不錯呢。只是上次更新好像也有半年時間,還有繼續在寫嗎?
    如果有緣看到這篇回覆,希望你會繼續加油喔。(*^ー^)ノ

    Neero 於 2017/09/28 21:49 回覆